破产与jio望的杂技团

火纹相关儿童文学和儿童画和手残游戏记录堆放处
放飞自我的FEH自城战役回顾和腊鸡小段子以及沙雕游戏截图不定期更新
自主规制角色昵称和和非正式译名出没注意(x)
【FeH:8259172864】欢迎加我愉快送腿毛

最强的信徒(1)

     时光在不知不觉间一天天向前推进着,随着气候逐渐回暖,充满着征伐与战斗的三月拉开了序幕,英雄们从爱之祭典的欢畅氛围中收回了放松的心神,又开始忙碌起来。

     清晨时分,亚斯克王城中庭,春日朝阳淡金色的光透过稀薄的云层点点投射在花圃与正在细心修剪园林的花匠们身上。时间尚早,偌大的园林只有鸟儿的鸣叫声与园丁们干活发出的细小声响,中庭在安静的氛围中迎来了新的一天,稍稍大胆一些的鸟儿开始试探着落在园丁们附近,寻觅它们需要的种子和小虫当早饭。

      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中庭西侧的长廊廊深处传来,那是皮靴快速踏过石制地砖的声音,在安静的晨光中,脚步声显得格外,甚至能听到奔跑者急促的呼吸声。

     穿着黑袍的小个子少年抱着书和卷好的羊皮纸出现在长廊廊与中庭的岔路口。他犹豫了一下,决定从中庭的花园穿过去。他用左手撑了一下长廊的护栏,一下子跨过了半人高的护栏,落在了花园的草坪里,惊起几只在附近觅食的小鸟。

    少年也被扑棱棱飞起的鸟雀吓得身形有些不稳,他迅速地调整好偏移的重心,开始继续向前奔跑。跨过一列篱笆,绕开一座植坛,他来到了中庭园林的一条西侧次级轴路上。雕琢着花纹的石板路在花园的尽头一块拐弯并入中轴线的主道,然而那并不是少年的目标,他需要在这条石板路的拐角,跨过一个花境和一道绿植矮墙,然后通过旋梯登上对面的角楼。

“好。还差一点了!”

      规划好了路线,少年拢紧了臂弯里的书和羊皮纸,深吸一口气,进入最后的冲刺。

      虽然完美地再冲刺避开了花匠,但是在跨过花境落地时踩折了几株夕雾,惹得老花匠心疼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对,对不起!”

       少年慌张地回头道歉,但并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步伐,在花境与绿植矮墙之间几米的距离内,他重新提升了速度,然后奋力跃起——

      完美。

    在腾空的那一瞬,少年还这么想着,然而下落的时候他才注意到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黑衣少女。

    砰——

 “呀——”

    两人撞在一起的身体发出一声钝响,少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羊皮纸与书本脱手飞了出去,散落一地。对方也被反作用力影响,往后摔倒,怀里的书在空中翻了个跟斗,扣在了少年的头上。

  “玛可!?对不起!你没事吧?”少年把头顶的书拿下来,赶紧去拉跪坐在地揉额头的少女。

  “我没事,玛克,我刚刚也光顾着跑没有太留意周围的情况,只是没想到你会像突袭战术一样突然从花园穿过来,吓了我一跳。”少女站起来,接过玛克递还的书。

 “嘿嘿,不好意思啦,绕走廊的话会花更多时间嘛,昨晚一想到今天的工作就一直睡不着,结果差点睡过,我只好拼尽全力地抄近路了!”

 “你也睡不着吗?我也是!我们连这种事情都这么像吗哈哈……”

        咚——————

       少年与少女的交谈被突然响起的钟声打断。

   “糟糕!!钟声响了!!”

    “玛克我们快走,这下真的要迟到了!!”

    两人开始手忙脚乱地捡满地的羊皮纸和书本。匆匆忙忙地抱起来,一前一后地奔上了旋梯。

    超过两位掸试窗框灰尘的侍女,玛克与玛可的目的地就在眼前了。一位侍者站在门口,向房内鞠躬行礼,随后准备带上房门——这正是他们迟到的信号。

“请,请等一下!!请不要关门!”

    玛克和玛可叫住了侍者,在门还有一丝缝就合上的瞬间推开了门。骤然减速却让两人都失去了平衡,扑在了房内的地毯上。

    虽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少年与少女再次摔成一团,所幸的是这次书本和卷轴没有满天飞。因为扑倒在地,兜帽盖住了他们的头,但是两人仍感受到房间内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射在他们身上。

    哇,好丢脸。

   玛克这么想着,有一瞬间想就这么一直趴着不起身。

    随后他听到有椅子挪动与地毯摩擦的窸窸窣窣声,接着有人走到他身边把他扶起来,帮他把兜帽拉下来整理好。

  “对,对不起,妈妈,我来晚了。”玛克看着面前的银发女子——路弗蕾,狼狈地低下了头。

  “爸爸对不起,我迟到了。”他身旁的玛可也被路弗雷扶了起来,正顶着乱蓬蓬的头发道歉。

   “两位新上任的书记官第一次参加战略会议就迟到了,就只需要给父母报备不向参会列位说明一下的吗?”会议桌旁亚斯克王国的参谋长哼了一声,脸色已经很不好看。

  “玛克,参谋先生说的没错,这是重要的战略会议。”路弗蕾有些无奈。

  “玛可你也是,第一次参加就迟到确实不妥,快跟大家道歉吧。”路弗雷也拍拍玛可的肩膀,低声提醒道。

     玛克与玛可对视一眼,立刻向参会的全体成员低头鞠躬表示歉意,然后小跑向会议长桌一侧书记官的席位入座。

   “诶,虽然拥有异界英雄之名,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阿尔冯斯殿下,夏蓉殿下,安娜队长,还有召唤师阁下,这方面还望以后确定人选的时候再多多慎重考虑。”

    路弗雷与路弗蕾铺好了让孩子们下台阶的对策,然而参谋长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一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表达自己的不满,眼神依次看向阿尔冯斯兄妹,安娜与……双手撑着头,对这场风波毫无反应的召唤师。

 “……召唤师阁下,咳咳,召唤师阁下?”

    召唤师仍旧没有任何回应,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见参谋长的眉头皱紧,夏蓉赶紧伸手去扯召唤师的袖子。

“……!!”

    召唤师猛地惊醒,身体反射性地往后仰,后脑勺与椅背上的软垫相撞发出一声闷响。

“那么,您现在清醒过来了吗,召唤师阁下?”

    看着扑在桌面揉着后脑勺的召唤师。参谋长的双目眯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们抓紧时间开始吧,第一项议题是?”阿尔冯斯站起来,宣布会议正式开始,被打断了训斥的参谋长强忍住不悦,然后转头看向了书记官席。

    玛克被老人扫来的不友善的目光刺得有些紧张,他展开羊皮纸卷轴,朗声读出上面书写的议题:“关于进一步完善四天庭院的探索队伍的提议。”

   “这是我提交的议题。”塞内利奥站起来:“虽然目前为止四天庭院各分队的探索还算顺利,不过目前我们所抵达的最深处已经开始出现更为沉重的元素盘桓的现象,庭院的构造也变得愈加复杂,即使有传承英雄所赋予的元素祝福,在这么浓烈的元素之力下仅凭单支小队后续恐怕也难以坚持完成探索的任务,我提议尽快组建后备的队伍以防意外。”

 “诸位的意见呢?”参谋长的目光刻意多扫了召唤师的方向一眼。

 “我赞成。”路弗雷低头思索了一下,举手回道:“这周我们探索风之庭院的中庭区域的时候的确是发现前方弥漫地风元素异常沉重,甚至有些影响呼吸,若没有风之祝福可能连坚持完成任务都做不到,且容我大胆预测,在四天庭院的更深处这种情况会更严重,甚至可能像缚锁的异界一样,需要多个队伍共同接力协作完成。”

  “我正是这个意思,现在我军接受祝福探索四天庭院的队伍,风水地火都各只有一支。”塞内利奥接过话头:“即使召唤师你在一开始考虑地足够全面,仅凭四人要完美应对各庭院里凶险的未知环境还是很困难的,必须早做准备。”

  “我也赞成。”阿尔冯斯道:“虽然我军目前只有四位传承的英雄,初期元素的祝福确实短缺,但通过这段时间对探索四天庭院的探索,我们也回收了不少元素的祝福。可以开始考虑拓展赋予祝福的英雄人数了。”

    参会成员依次发表对议题的看法,玛克与玛可快速地摘取他们的发言内容记录下来。

    路弗蕾,杰刚与卡塔丽娜均表示同意,参谋长也举起了手,如此赞成票已超过半数。

    召唤师估算了一下现在的祝福精灵数量,点头道:“目前四属性富余的祝福数量都在十枚左右,我的计划是各留两枚祝福以防万一。也就是说目前可各供拓展两只小队或八名英雄。大家结合我们现在的传承英雄情况或者队员之间互补互助的战术方案,稍后提名吧。根据元素轮盘显示,接下来一周是地之庭院的魔力波动有异常,大家可以优先考虑一下地之祝福队伍的人选。”

  “那就好,我的议题就此结束。”见目的顺利达成,塞内利奥长舒一口气,满意地坐下。

  “那么,下一项议题?”

    玛可刚好写完召唤师所述的议题结论与实策,赶紧放下鹅毛笔,拿起卷轴念道:“关于……?”

  “怎么了,书记官小姐?”参谋长严厉的眼神立刻投射过来。

 “没,没什么,下一项议题:关于春日祭典筹备工作提议。”玛可硬着头皮大声念出来。

  “夏蓉殿下……”参谋长眉毛一挑。大家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亚斯克的公主。

  “什么嘛,参谋长这么厉害,就已经猜到是我提交的了吗?”夏蓉有些心虚地看向大家。

  “夏蓉殿下,这可是战略会议,所议内容应当是近期的战事走向,策略部属与发展规划。”

   “这我知道啦,但是劳逸结合也是战略很重要的一环不是吗?”夏蓉从座位上站起来:“这些来自异界的英雄们,大部分时间为我们在前线征战,我觉得筹划祭典也是他们放松自己舒缓压力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也是对大家战斗力的一种维护和开发。之前的春日祭典也好,新娘祭典也好,舞会也好,还有冬祭和元日,不都让好些英雄们发现了与平日自己不一样的潜能吗?”

    “呃,您是指那些超英雄们吗?”

   “不错,我觉得祭典的筹划本身就是挖掘英雄们潜力的很好的契机,去观察和发现意想不到的战斗方式与战斗组合,这样在战场上反而更容易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夏蓉越说越得意。

   “唔哦,这么一说确实有几分道理。在享受节日的时候还能发现新的战机,是个好主意……”一位亚斯克的参谋官正点头附和,被参谋长的目光惊得声音迅速小了下去。

   “夏蓉殿下,您是想这项战略如果通过的话,就亲自参加是吗。”参谋长回头看着她。

   “嘻嘻,我是有这个打算,毕竟平时都是英雄们为我们付出,至少在祭典上让我们做点什么当做回报吧。所议,哥哥也要一起来。我也想试试看用芬萨利尔以外的武器战斗啊,哥哥你也偶尔换下弗尔克范格试试看别的武器吧?”

   “不,我就不用了吧。”阿尔冯斯连忙摇头。

    “哎呀哥哥你怎么就直接拒绝了,我还是看投票表决吧。诸位,同意本议题的请举手!”夏蓉嘟起嘴直接喊道,然后自己第一个将手高高举起。

     除了阿尔冯斯与被参谋长用目光压制住的亚斯克三名参谋官,其他人都举手投了赞成票。

   “……安娜队长,怎么连你也举手了?”阿尔冯斯的表情仿佛被人强行喂了一勺发酵了3天的胡萝卜汁。

   “嘿嘿,如果我国的王子殿下与公主殿下担任本年度的春日祭典形象大使,我再趁机推出配套的纪念品的话,一定能大赚一……大力支援纯白义勇队的财政。”安娜强忍住得意的笑容打起小算盘。

   “果然是这样吗。”阿尔冯斯无奈地放弃了抵抗。

   “那么,此项决议就算通过啦。”夏蓉欢呼起来,侧头朝召唤师眨眼。

    “好,那么和去年一样,春日祭典的形象大使阵容还是四个人吧,夏蓉和阿冯作为亚斯克的代表,另外两人就由抽签决定,人员都确定后由锻造工坊打造祭典专用的庆祝装备。啊对了,安娜队长,到时候要不要再让今年的形象大使们与去年的形象大使们,来一次人气投票大战呀?”

   “这个主意不错啊!!正好我去年的纪念品还有好多库存没有卖出去呢,不愧是传说的召唤师阁下,在经商方面也相当厉害!”

   “……安娜队长,容我提醒一句,王室成员的肖像权不能用于恶意敛取财物,请谨慎使用。”见事已成定局,参谋长只能用泼冷水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放心放心。快进入下一议题吧”安娜嘴上应和着,脑子里已经在思考生产什么样的纪念品了。

    会议继续进行着,玛克与玛可依次报出羊皮纸上的议题并记录下讨论的过程与结果。

 

“……关于回收和使用富余英雄之翼的提议……”

“……关于再次探索溶洞地下城的提议……”

“……关于柔剑圣印的使用提案……”

    接下来的数个议题都顺利地有了结论,会议也接近尾声,玛克一开始的紧张心情也完全放松了下来,他揉揉有些发胀的眼睛,转头确认玛可已经将上一个议题的内容记录完毕后,打开了最后一个议题卷轴。

    他看着上面那行字,不敢相信地呆在那里。

 “玛克?你怎么了?快念啊?”玛可疑惑地看着他。用手肘轻轻捅了捅他的胳膊,可这并没能唤回玛克的注意力。

 “喔,小书记官怎么停下来了,是累了么?那今日最后一个议题就由老夫代劳吧。”参谋长从座位上站起来,踱步到玛克旁边,从他手里抽走了羊皮纸,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一字一顿地念道:

 

“关于提升对路弗蕾女士警戒等级的提议。”


=================

随着一场秋雨一场寒,终于能开始搞事第二弹了(兔娜:春ですね~

试up:谐龙教团用杂技给深渊马大饼带去笑容后半场(

未完全体大岩蛇教团队远征深渊曾祖父成功!

开拓新生之人(9)


      遥远夜空的边缘开始崩塌。

    “拓海”被转移徽章传送走后,整个空间像失去了赖以存在的支柱,从天边开始逐渐消失,脚下的地板也开始震动,房梁与屋檐的末端已经缓缓崩解成飞散的泡沫,在空中飘散不过数尺便破碎开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拓海怔怔地看着逐渐化成泡沫的玉座,眼前的这一切与他在亚斯克王城大厅里所见的“梦魇”的末尾逐渐重合。

希望这个“梦魇”,另一个自己的“梦魇”真的就到此为止了。

“拓海。”阿库娅的呼唤将他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回来:“我们该走了。”

    他的目光从破碎的噩梦世界移开,重新在伙伴们身上聚焦。

 水色的少女站在淡金色的传送阵中,天马温顺地依偎着她。一旁是伤得着实不轻,黑着一张脸被路弗雷架着胳膊的邪龙。

“啊啊,好。”

他最后看了一眼在无声消亡的,另一个自己的“梦魇”,大步踏进了传送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落日将亚斯克的大地染成绚烂的赤金色,已到了英雄们的夕食时间。

王城的餐厅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上百位英雄齐聚于此,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今天的菜式与平日不同,多了好些白夜王国的小吃与点心,正是今天去白夜元日祭的女孩子们带回来的。外形精致,口味清甜,一下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龙人族的小女孩们兴奋地围着餐台转圈,看着琳琅满目的点心不知道选哪一种来吃,姑娘们也凑在一起品尝中意的点心,盖亚更是直接拿了个大盘子从餐台的一侧缓缓踱步到另一侧,每一式甜品都夹了一份。

  召唤师捧着一小碟菱葩牛蒡饼走出餐厅,抬头看向天边只剩一弦的落日,微微发甜的牛蒡混合着柔软的饼皮在口腔中散发着香味,仿佛春天在舌尖绽放。

“嗯,好吃。”

她咽下点心,满足地眯起眼,然后向中庭看去。

    意料之中的魔力波动从空气中传来,四人出现在中庭的传送阵中,沐浴着夕阳最后一抹辉煌。

“欢迎回来~这趟辛苦各位啦,稍作休息就来一起用餐吧。”召唤师抬手示意,立刻就有侍从上前,牵走天马,替下路弗雷来搀扶基姆雷。

“召唤师,‘他’现在怎么样?”拓海一边把镜饼御台递给侍从,一边问道。

“放心,现在已经睡着了,卡姆伊和卡姆依陪着他”。

“……那就好。等他醒了我也去看看他。”

“你们呐,真是操碎了心。”恢复了些精神的基姆雷开口道“你们拐都拐回来了,这里又没有湿哒哒的爬虫,还怕那小子翻天不成,不过真要捣乱,嘿嘿,那小子的弓还有点意思,我倒是乐意奉陪。”

“你还真的是,一有点精神就这么能闹腾呀。”召唤师无奈地耸肩,“未来两周的斗技场,让你去闹个够怎么样?”

“召唤师你认真的吗,放这家伙去斗技场?”路弗雷被召唤师的决定吓了一跳。

“嗯,认真的。这个赛季我要出奇制胜。”召唤师点头。

“怎么个出奇制胜法,守备城塞III吗?”基姆雷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才出了一趟门,你已经可以自己调侃自己了,有进步有进步,不过你猜错了。”召唤师笑嘻嘻:“异界的小伙伴们来信告诉我,之前一起做的,关于将神炼水滴的力量用于强化法尔西昂的研究有进展了,我也征得了马尔斯他们的同意,反正这边的锻造处的工匠们说现在开工到全部工序完成的话差不多刚好能赶上下周二的英雄斗技赛季,那别的异界也应该差不多吧。”

“啧……你这家伙,是魔鬼吗?”基姆雷咬牙切齿地蹦出这几个字。

“你过奖了,邪龙阁下。我可是要靠你出奇制胜的。”

“哼,看你这么自信,想必是想好应对之策了,别让我失望。”意识到自己又被召唤师戏弄了的基姆雷不愿再多说一句,示意侍从扶他离开。

“上完药了记得来餐厅吃饭,邪龙大爷,今天有很多别致的小点心和甜品哦。”

“没兴趣。”已经拐上阶梯的基姆雷遥遥地撇来一句。

“真拿他没办法。我也先告辞了,等会儿餐厅见,拓海,阿库娅。”路弗雷摇摇头,随着侍从离开。

“别致的点心……!?”经过基姆雷这么一闹,拓海这才注意到了召唤师手中那熟悉的食物。

“嗯,米斯特和利兹他们今天从白夜元日祭异界带回来的,不愧是麻糬的祖国,这些点心大家都没有见过,外形又可爱,而且还很好吃。”召唤师又咬了一口菱葩牛蒡饼,称赞道“这个吃上去,真的有一种迎接新年,迎接春天的感觉,太神奇了。”

“嗯,菱葩牛蒡饼很早以前里面不是夹牛蒡,是夹肉干,腌鱼,萝卜这些比较硬的食材,传说新年要咬硬食,才能健齿长寿。后来换成了牛蒡,配一点味噌,这样吃起来甜中微咸,牛蒡的硬度也不会太突兀,所以口感也更好。”自己祖国的文化与美食得到了肯定,拓海有些开心,不禁多介绍了一点。

待他说完,只听召唤师轻叹一口气。

“怎,怎么了?”

“你看,这个王城聚集了来自不同世界的那么多英雄,而只有你们的白夜王国会有这样的传统和这样别致的点心,但大家不也一样喜欢的不得了,现在餐台前面可热闹极了。”

“……!”

“与别人不同怎么了,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反过来讲这不是正好说明,你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取代的不是吗。”

“哈……真是败给你了。”拓海没想到自己当初抱怨的话最后竟以这样的方式被开解,一时间哭笑不得。

“好啦,独一无二的麻糬先生,我有嘱咐厨房给你留了一份麻糬汤,把衣服换了处理好伤口就快点去吃吧。我可不敢保证那帮喜欢吃甜的家伙会不会把外面的点心抢完了接着打厨房的主意。”召唤师舔了一下手指,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谢谢你,召唤师。”

“哇,麻糬今天居然这么坦率的跟我道谢,太不容易了。”

“啰,啰嗦,就算是我,道谢还是能做到的!……何况‘他’的事也好,你刚刚的话也好,至少得让我发自真心的跟你说一声谢谢吧。我,我去换衣服了!”

也顾不上引路的侍从,拓海一溜烟跑出中庭。

召唤师看着拓海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回头看向仍然站在原地的阿库娅,她吃掉了最后一小块点心,挥手让剩余的侍从们退下。

“阿库娅你,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嗯……”水色的少女斟酌着语言,最后还是只说出口一声“拓海的事,谢谢你。”

“不用谢。这次其实,只是算验证我想法的一次尝试。虽然和预期有点偏差,能有现在这样的结果也算是达到了目的吧。”

“尝试?”

“阿库娅,你看。”召唤师抬起头,阿库娅随着她的视线向上望去,淡淡的夜色已经爬上天际,漫天的星辰逐渐从暗下去的天幕中浮现。

“我们平时探索的地方叫做‘异界’,而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也是别的世界所认为的‘异界’。那么在其他的世界里也会有亚斯克与恩布拉,也会有别的阿冯与夏蓉,安娜也说过,她有不计其数的姊妹对吧?”

“是的。”

“那么阿库娅你所在的世界,也会有无数个相似的‘异界’,你看在这里同时存在的卡姆伊与卡姆依就是很好的证明,有白夜与暗夜对立的异界,也有白夜与暗夜共存的异界,也有阿库娅你不可言说的,‘那个国家’卷入两国战争的异界。这样的异界数量恐怕不会比我们现在所见的星星数量少。”

“那个国家”!阿库娅有些吃惊,她侧头看着凝望夜空深处的召唤师,对方却并不在意地继续说下去:“据我推算,在这众多的异界中,有三成左右的异界里的拓海,会变成那样的结局,阿库娅……如果我能设法像今天一样成功改变了一个‘拓海’的结局,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能改变别的异界的‘结局’呢?当然只凭我一个人和这里的英雄们,无法改变如繁星般浩瀚的异界,但是如果是千千万万个我这样的召唤师,和千千万万个异界的英雄们呢。”

“你也想要,改变‘命运’吗。”

“我不是要改变‘命运’,‘命运’的节点太多,露琪……不,‘马尔斯’如此奔波于混沌的战涡之中,是因为他在试图以推动节点的方式去改变既定的命运,而我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尝试——我要直接改变‘结局’。也包括你的。”

“我的结局……”

“阿库娅,在我所推算测量到的如此多的异界之中,拓海尚有六成几率存活,但是你,生还的几率几乎为0,这件事你自己是不是其实也知道?”

 “嗯,这个我知道。就算是那个人亲手开拓的未来,我也没有机会和他一起看到最后。也许两国格局,整个世界会因他的选择发生变化,但我的未来只有一个结局,即使这样,我也会跟随他的脚步战斗到最后,无怨无悔。”相较于刚才的惊讶,听到召唤师给自己的断言时,阿库娅反倒异常平静,这是她已经知道的残酷真相,不论世界以何种结局来应验她的歌,她的归宿也只有一个。

 “诶,好歹这次成功挖回来了一个‘拓海’,就不能稍微给我一点动力也给自己一点信心嘛。”

“那,加油。”

“……真不愧是阿库娅。”召唤师摊手“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既然有了成功的案例,那以后可就有得忙啦,到时候还要你多多帮忙。”

“好。那我先去更衣了。”

“嗯嗯,去吧。”召唤师再次唤来侍从服侍阿库娅离开,把手中空掉的餐盘也交给侍从后,便让他们退下。

中庭只剩下了召唤师一人,她将双手抄在袖中,再次仰头看向深邃的夜空。

漫天的繁星闪烁着,像弱小而坚韧谋求生存的生命。

笑容从召唤师兜帽下的半张脸上消失了。

“我不会放弃的,如果有了改变的可能,却逃避着不去挑战,就这么等待结局的到来,也太过悲哀了。”

坚定的低声细语还未落地便湮灭在寂静的中庭中。



                                                             (完)

====================================



呼 终于挼完了!

黑凤梨第一次实装的时候正好撞上周年庆日替活动关卡复刻麻薯,对比产生伤害,两张图摆在一起感觉老扎心了↓↓↓


关卡还还原暗夜线终章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还有bgm!!(当时敌方回合还会掐bgm,于是不断地听油辣梨油路莱利)于是想着一定要带麻薯去过地狱难度,而且一定要带路弗男和龙雷一起(真是强行给自己增加难度),虽然有流氓队可以直接碾但是就是觉得不用这么个队伍过的话感觉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从三点开始挑战到晚上九点过,磕了几十瓶假酒,换了无数圣印技能搭配终于过了……!!!

真正有想法把要这段挑战写出来还是六月底,经历了3次传承战和好几次战涡,无双也差不多rua穿了,也有好些关卡和角色挺有感触的想搞一搞,看到日程表上黑凤梨要复刻了,就决定把这一段rua出来作为第一个故事了,(然后由于各种破事成功的rua到了现在才写完ry),为了写得顺利擅自尬了些feh的世界观和设定出来,日替时刻,圣印装备,大英雄的回城途径什么的,如有bug,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后跳)

所以这是一个用麻薯打醒自己的高难度任务记叙文(并不)

最后感谢各位大佬赏光看我的儿童文学=3=/欢迎火星互加大压制战相互援助~~




柔剑+龙穿的逆色穿龙策略,感谢主线2-5-3龙雷老师和王者四维鼓舞拐马克克的大力支持(((

jio醒之巅(烤冷面: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住手!)

飞天的舞者 路弗男(


开拓新生之人(8)

 

     与快要捉襟见肘的路弗雷不同,敌人似乎有取之不尽的力量源泉,箭矢接连不断得袭来,甚至不再需要特意瞄准目标,只要路弗雷漏过一箭,他就能击中阿库娅附近,炸裂的魔力完全能让他达成目标。

    “他”像在捉弄已经掉入陷阱拼命做徒劳挣扎的猎物一样,连续放出的箭矢消耗着对方的魔力与体力,阻拦自己箭矢的鸦群也越来越稀薄,看来碍事的家伙已经快到极限了。

    痛苦吧,挣扎吧,绝望吧,然后惨叫着死去吧,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就从开始,□□□!!!!

   玩耍时间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他”放慢了拉弓的速度,魔弓上缠绕的魔力向箭矢上聚集。

   魔弓光芒映照之下,“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实在是太久了,就用这一击,作为●●●●●的开始……

   咻——

   是物体高速划过风的破空声。

   但并不是“他”的箭。

“他”意识到这一点时,手腕已经传来一阵剧痛。

   一坨麻薯击中了他持弓的手,高速飞来,充满韧性的白色糯米团子径直将魔弓从“他”手里打飞,然后糊在“他”的手甲上。剧痛尚未淡去,麻木感已经从胳膊处弥散开来,“他”失去了对整条左臂的控制力。

   右手捂住伤处,燃烧着怒火的双眼扫视着,寻找袭击者。

   然而根本不需要“他”费力去搜索,拓海从近侧的断垣后闪出身来,向“他”疾跑几步,另一坨麻薯被全力掷出。

   在“他”的眼中,白色的糯米团子被火光映出淡淡的红色,在空中旋转着,迅速放大。

   像是预兆“他”计划败北的,划过夜空中的凶星。

 

 

 

   这样就结束了吗?

   自己的全力一击的确是命中了对方的下颌,甚至将对方整个人击飞。但拓海仍然警惕地看着那个匍匐在墙角挣扎着站起来的身影。

   并没有结束。

   就算只有一只手臂能够活动,就算头部受到重创,连人型也难以维持,对方仍朝着自己的方向奋力地伸出手。

  “杀了,杀了他们!”

   !!

 “他”呼唤的是原本跪坐在地精神崩溃后被拓海安抚住的那个“拓海”。

    当路弗雷回头时,“拓海”已经拾起了刚才掉落的魔弓。弓弦已开,箭尖指着后方的阿库娅。

“……对,从开始……一个都不能放过……!”

  “他”放声大笑,浓雾勉强凝结的眼睛扫视着拓海阿库娅,希望能捕获到他们绝望与恐惧的美味表情。

     然而并没有如“他”所愿,拓海也好,被箭瞄准的阿库娅也好,眉眼之间只有悲伤。

    然后“他”看到那支箭瞄准的方向,从阿库娅身上缓缓移开,转向了自己。

 “你??!”

 “……‘我’……想……回……去……”

 “拓海”的双臂颤抖着,像是在和巨大的不可视之力抗争。一缕血丝随着他断断续续的低语,从嘴角溢出。

   “……‘我’……要……回……去……!!!”

    “拓海”放出了箭,手指被狂乱的魔力反噬,无数细小的伤口贯穿手甲,绽开在他的十指上,他咳出一口血,向后倒了下去。

      黑色的魔力之箭掠过断壁残垣,带起一股劲风。

      掠过沉默的拓海,径直钻入了“他”的胸膛。

      直到身体开始化作黑雾,“他”也没有想通“拓海”倒戈的原因。

   “他”用最后的意志聚集在双眼,死死地盯着微微喘着气踱步到“他”面前,抱着双臂俯视着“他”的拓海。

    “你不是‘我’。”拓海说。

    “……!”

     “你不是我。”拓海又重复了一次:“和那个‘我’不同,你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阿库娅姐姐吧。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来历,又是用什么手段激化这个世界的‘我’的执念,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但你的伎俩已经到此为止了。”

“……”

    “‘我’的未(新)来(生),应该由我自己来开拓。”

     拓海毫不逃避地直视“他”,直到“他”彻底消散在雾中,才放松绷紧已久的精神,奔回“拓海”身边。

    “拓海”安静地躺在阿库娅怀里,遭受到了严重的反噬, 由于刚才的攻击行为,他全身已经伤痕累累。看到拓海过来,他费力地抬起手扯住了拓海的袖角:“……我……要回去……”

    “嗯,好,我们回去。”

    “……现在就……回去……”扯袖角的手指加大了力度。

    “好好好,我们回去,我们这就回去啦。”拓海无奈又带着笑意地答应道。他拿出了召唤师的转移徽章。这是击败异界的大英雄战之后,小队队长用来将大英雄转移到至天广场石碑用的,成对的勋章会被召唤师放置在石碑前,保证传送万无一失。

    “来,握住这个徽章,刚刚给你的礼物也要拿好哦,哥哥姐姐他们会在那边迎接你,我也很快就回去。”他轻轻翻转那只扯着袖角的手掌,把徽章放进血迹斑斑的掌心。

    “……嗯……礼物,在这……安全……”

     另一只手摸了摸稍稍凸起的衣襟,感受到里面重要的东西安然无恙,“拓海”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孩子似的微笑。

   “拓海”收拢手指,转移徽章开始发光,淡金色的光芒愈来愈盛,将他身形完全笼罩。

   “……谢谢……另一个我……”

     拓海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怀中的重量蓦然一轻,光芒中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

     至天石碑突然微微颤抖,石碑周围水垠魔纹中的灵水翻滚起来,荡起一片片水雾。

     放置在石碑之下的另一枚转移徽章缓缓飘起,浮在半空中,向地面撒下一片金光。

   “来了!”

     卡姆依激动地喊出声, 卡姆伊也紧张地朝光芒跑去。

     的确是拓海,是他们在白夜王国家族中的那个弟弟,那个资质优秀,情绪起伏剧烈,有时候会闹小情绪,闹小别扭的弟弟。

     看上去像是经历了苦战,但又像是从咒术的深渊挣扎回来,全身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十分虚弱。他一手捧着转移徽章,另一只手用力的护着衣襟,光是站在那里仿佛就要用尽所有力气。

  “拓海!你不要紧吧,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要赶紧处理才行……”卡姆依看着那些爬满全身狰狞的创伤,不自觉间就说了出来。前半句已出口才想起这个拓海的故事,担心他会不会憎恨“自己”,会不会埋怨“自己”,声音又渐渐小了下去。

    另一边的卡姆伊似乎与他的思绪一样,想去擦拭拓海脸上血痕的手帕停在了半途。

  “……哥哥……姐姐……”

    打破这片短暂沉默的,却是“拓海”自己。

    虽然这两声呼唤很微弱,很艰难,甚至断断续续,但不会阻止它们清晰地传到了卡姆依与卡姆伊的耳中。

  “……卡姆依哥哥……卡姆伊姐姐……我……回来了……”他又重复了一次,声音变得更顺畅了些,护住衣襟的手伸了进去,掏出了那小小的护身符与书签“……礼物……谢谢……”

  “拓海……”

 “拓海……!”

     两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眼角有些湿润。他们紧紧拥抱着这个弟弟,像黄昏的港口拥抱从风暴中飘摇了一天安全归来的小船。

   “欢迎回来,拓海。”

++++++++++++++



终于打完了(爆哭

下周jjjc用队伍磨合联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幕……我唰……是心痛的感觉!!!😂😂😂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硬核龙穿,真实穿龙((